<form id="z7flf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z7flf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z7flf"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z7flf"></e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z7flf"></form>
              Close modal

              芬蘭幼兒園根本沒上課這回事

              May是一位在芬蘭的中國媽媽,她在朋友圈分享:“老師給小朋友拍下這個視頻,記錄他們的日常,孩子在幼兒園除了玩還是玩,這就是芬蘭式教育。”她的孩子6歲了,每天在幼兒園都玩得很開心。

              另外一位在中國的媽媽:“很羨慕芬蘭的孩子天天這樣玩,如果我們的孩子這樣玩到7歲,上小學會跟不上。觀念和教育體系不同,不好學。”在她眼里,“玩”和“學”是對立的,把時間花在玩和游戲上,就沒有時間學習了,就會落后于人。

              一、玩和學不對立

              為什么芬蘭的幼兒教育強調玩?因為在他們看來,玩,就是學習一種方式。心理學家Peter Gray論證了芬蘭幼兒教育注重玩的科學性: “學習不只有一種方式,鼓勵孩子發揮好奇心、愛玩樂和交朋友等天性,可促進學習能力的發展和成年后的心理健康。玩耍精神的本質就是:遠離成人,與其他孩子玩耍,孩子們才能學會自己做決定,控制自己的情緒和沖動,從他人的角度看問題,與他人交涉差異,結交朋友。玩耍是孩子們學會掌控自己生活、學習獨立生活的前提和手段。”所以,玩和學不對立。

              很多中國家長的困惑是,孩子真的能在玩中學到東西嗎?帶著這個問題,在給兒子報名幼兒園的時候,我問了園長Anna這個問題,她說:"“玩不只是簡單的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,它是孩子學習的最重要方式。我們不只是讓孩子隨意去玩,也有通過游戲來學習。原來,玩跟人一樣,也有等級:一種是自由自在的純娛樂式玩耍,另一種是寓教于樂的游戲式玩耍。我們的家長之所以覺得玩是浪費時間,就是因為他們認為玩就只有娛樂式玩耍一種。但其實玩耍可以很多樣,讓我們來看看芬蘭幼兒園是怎么玩的。

              二 、芬蘭幼教的玩耍形式

              人在長大后,特別容易忘記自己是孩子時的心情和狀態。我始終記得自己小時候在玩得很開心時,被家長叫回家的情景,那么不舍地離開。看著身邊的7個月大的孩子,每天可以玩8-10個小時,玩得樂此不疲。如果愛玩是孩子的天性,為什么不把孩子放回自然之中,放進開放型教室之中,讓他盡情探索,而要囿于教室和課堂?

              芬蘭幼教的理念解答了我的困惑:一孩子天生具有好奇心,探索及理解的動力;二是孩子也天生有愛玩的天性,這是實踐與創造的動力;三人類的社交性,以及分享信息和觀念的本能動力。在尊重兒童天性和心理發展的基礎上,芬蘭幼教把玩耍分為兩種:一種是孩子們自發、自由組織的玩耍,另一種是由教師設計指導的游戲活動。 看到芬蘭幼兒園的日常安排后,我驚呆了,根本沒有上課這回事,玩是最正經的事。

              首先,芬蘭孩子的戶外活動時間是全球最多,每天最少2小時。在芬蘭生活久了,會有一種“人是大自然的孩子”的感覺,芬蘭人是來自森林鄉野的孩子,他們春天從樹里取水,夏天采莓釀汁,秋天采菇獵鹿,冬天大吃根莖類食物。在現代信息化社會,芬蘭人儼然以這種原始又自然的“土”方式生活著,而這種“土”又是真正地接觸土地,融入自然。孩子們每天在這種與大自然的接觸中,熱愛環境、熱愛大自然。

              戶外環境雖有險度,有難度,但孩子從小可以在這樣的活動中學會適應;師長不因孩子偶爾的擦傷、碰傷而放棄孩子們鍛煉的機會。相比孩子們的發展,只要風險是基本可控的,就采用。更不會因為天氣的嚴寒,而讓孩子失去戶外活動的機會,只有衣服穿得結實、保暖,隨時可在雪地里打滾。

              其次,自由玩耍。兒童可以真正掌控并維護局面,自己做決定,解決自己的問題,制定并遵從規則,與他人相處。而在固定的班級授課中,兒童無法自己做決定,只能按照別人要求的做。被成人指導、保護、迎合、分類、評判、批評、表揚和獎勵。這樣的時候,是孩子們快樂程度最低的時候。以安全名義剝奪孩子們的自由,同時也剝奪了孩子們“面對生活中的危險和挑戰所必須的理解、勇氣和自信。”

              另外一種玩耍形式是由教師設計指導的游戲活動。它可以是體能游戲、語言型游戲、探索型游戲、建設型游戲、想象型游戲、社交型游戲等。比如幼兒園8.30-9.00的早晨分享會,孩子在講述自身經歷、想法的時候,有利于語言訓練、自我表達,在聆聽的時候去培養幼兒正確對待他人的態度,最終培養孩子的同理心,去學會關心、體諒他人,正確看待自己與他人的關系。甚至,在分享會的時間,只是讓孩子們打節拍,體驗音節學習和韻律的樂趣。芬蘭有句古話,學而不樂,學后易忘(Those things you learn without joy you will forget easily),為了讓孩子快樂地學習,整個教育體系都在精心設計各種學習游戲。

              而所有這些玩耍,都在一個混齡群體中展開。沒錯,芬蘭幼兒教育不按年齡分組,實行的是混齡制,0-3歲是一班,3-6歲一班(6歲學前班,7歲開始上小學)。混齡,更有利于同伴學習。有些父母說“要生二胎,給孩子個兄弟姐妹,一個童年的伴兒”是同樣的道理。有一天,我看見一群典型混齡的人在洗車“玩”。大人和較大的孩子在洗,并教授年幼的孩子怎么做,較小的孩子幫忙遞一些東西配合。非常小的孩子在一旁觀看。玩的時候,大孩子學習領導力和教授力,并培養耐心和愛心;小孩子在觀察和學習。雙方各取所需,進步最快。

              三、玩是為了成為“完整”的人

              芬蘭0-6歲的幼兒,在幼兒園了只干三件事:吃、睡、玩。每天玩4、5個小時,孩子玩得過癮,也玩累了,回家后睡個好覺。園長Anna跟我說:“幼兒教師們認為這個階段,對孩子幸福感和學習能力的培養比學習更重要,所以更注重培養孩子的身體素質、同理心、自信心、社交能力和合作精神。”

              英國認知心理學專家David Whitbread的研究也表明:“精心建構的游戲可以協助個體發展出諸如注意力、毅力、專注力和問題解決等能力,高品質的早期游戲本位學習不僅能豐富個體的教育發展,也可以讓缺少文化資產的社會經濟背景不利孩童,藉由和家境較富裕的同儕游玩,而提升其學業成就。 Whitbread還指出:“學前教育的品質愈好,則情緒、社交和學業的成果也會愈好。"

              最讓我感動的是,不管是幼教,還是基礎教學,或高等教育,芬蘭都將科研成果與教學實踐結合,科學研究被真正用到教學實踐中,而不是脫離實踐,束之高閣的理論。

              此時,再回到“為什么芬蘭孩子的玩是學,你的玩是完了”這個問題上來。我們的“玩是完了”,是不是我們的教育觀念還停留在學習在課堂,從老師那里學?而不像芬蘭人認為“Knowledge is everywhere”。另外,學習不只是學習知識,自我表達、如何與他人互動、合作精神以及問題解決能力等都可以是學習的內容,更有利于孩子成為“完整”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最后,想說的是,人在長大后,在有時間觀念后,會變得焦慮,會帶著功利心去看待事物,當孩童在一直玩耍時,家長看到的是“這樣玩下去,作業怎么辦,如何上小學,如何上中學?”而孩童是沒什么時間概念的,他活在當下的,當每一個當下讓他快樂,讓他的能力有所提升時,那便是他的未來。

              很明顯,寓教于樂式玩耍,對教師、家長的專業性要求特別高。當家長知曉寓教于樂式玩耍是學習的一種方式后,才會放下焦慮,放心讓孩子盡情玩。很多時候,你是什么樣的家長,就會給孩子什么樣層次的玩。

              當家長的學識、能力,不能給予孩子寓教于樂式的游戲玩耍時,就會讓孩子單純地學習,這其實是把學習責任全部推到孩子身上,反正我跟你說了,你還學不好,就是你的責任,我已經督促過你了。不禁想問,這樣的家長真的了解孩童的發展規律?真的具備給予孩子寓教于樂式學習的學識和能力嗎?

              精品推薦
              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爱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