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orm id="z7flf"></form>

    <address id="z7flf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z7flf"></address>

        <em id="z7flf"></em>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z7flf"></form>
              Close modal

                朱繼文,北京市豐臺第一幼兒園園長,曾獲得全國優秀教師、正高級教師、北京市特級教師、北京市勞動模范等稱號。任首都師范大學學前教育專業兼職碩士生導師、首都師范大學學前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、北京師范大學校長培訓學院兼職教授、北京市名園長發展工程導師等。出版專著《故事教你做園長》《發現最好的自己》等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幼兒園工作好像沒有一個不說忙的,教師每天蹬著風火輪好像時間都不夠用。領導忙、教師忙,從某種意義上講,體現了我們工作的充實,但為什么許多幼兒教師一天將近十個小時圍著孩子轉,感覺依然“觀察不到兒童”呢?其中有沒有工作目標的盲目導致工作的無的放矢、雜亂無序?

                孩子的成長需要自由和空間,在慌忙的節奏中教師不能慢下來觀察孩子、了解孩子、走進孩子,忙的緊迫感也會無形地傳遞給孩子,折了孩子的翅膀、捆綁孩子的手腳、束縛孩子的自由。

                外在看著忙忙碌碌、熱熱鬧鬧,需要我們冷靜思考,我們的全部時間是否為了孩子的發展而忙,如何改變無序的忙碌狀態,做到忙而不亂、忙中有序、忙中無失?

                識別有效時間分布

                記得一位心理學專業的家長敬佩地夸贊我們的教師說:“能在嘈雜、多元、瑣碎的環境中迅速識別有效信息,保證班級工作的有序運轉,實在是太厲害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管理者應該識別出“忙碌”中的有效信息。不妨做個時間分配的記錄與分析,看一下一天中不同時間段教師的工作內容,分析一下哪些是對兒童發展有利的工作,哪些是與這一工作的核心目標無關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判斷教師工作是否有效的一個重要標準就是,是否以兒童發展為中心,活動是不是真的考慮到兒童,這是識別有效時間的最佳標尺。

                幼兒園有很多常規性工作和臨時性任務,如果我們沒有把握好任務的數量與時間的關系、任務內容與兒童發展之間的關系,就會導致工作目標偏離、工作內容邊緣化,當教師目標不清時必然會出現效率低下、情緒低落、職業倦怠等連鎖反應。

                當與幼兒園核心工作相距甚遠的邊緣工作不能抗拒時,我們首先要識別這些工作是不是必須做,又是否必須在這一時間完成。之后可以采取任務分擔的方式,集中精力做好眼前最重要、最迫切、最應該做的事。分清輕重緩急,識別有效時間,從而更好地分配時間、管理時間,真正讓教師在有限的時間內做有價值的教育之事。

                減少無益時間安排

                幼兒教師的時間價值是什么?我認為,是在有限的時間里做有利于兒童發展的事情。所以,園長應該在園所管理中讓教師做減法,一方面要減“雜事”,即與幼兒教育無關、與教師發展無關的事;另一方面就要減“錯事”。例如,教師用大量的時間、加班加點精心制作的環境就是“錯事”,因為如果環境是教師自己制作的、是教師創意的,對孩子的發展并沒有多少價值。環境屬于孩子,教師要把時間和精力放到支持孩子去創意環境、利用環境上才對。

                美國管理學家亞歷克·馬肯策說過一句名言:“沒有什么比忙忙碌碌更容易,沒有什么比事半功倍更困難。”忙碌和悠閑是一種感受,所付出的時間值得與否,是一個顯著的個人價值的評價標準,即是對任務的認同程度。

                我提倡整合思維做事,這需要管理者有一雙慧眼,能把紛繁復雜、雜亂無章的事務性工作梳理脈絡,統籌兼顧。舉例來講,開展“愛老敬老助老”的常規性工作就可以和班級小主題結合,利用離園十分鐘時間組織幼兒向接送的長輩表達感恩之情,而不必組織教師單抽出時間開展此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  同時,教師要做思考的勤奮者,學會思考、思索、思辨,在行動上要放手交給孩子。其實,不論是我們的評比還是匯報檢查,主要是要看教師站在什么角度上,有什么樣的思考,如果我們任何一項活動都站在兒童發展的角度,都把尊重兒童放在第一位,我想幼兒教師做的事情就一定是有意義的,付出的時間和精力也是值得的!消滅無用功、刪除錯誤育人思想,減法的目的是讓教師輕裝前行,專注于兒童、專業于教育!

                增加深度思考的探索實踐

                幼兒教師的根本責任和核心任務是什么,這一點思考清楚了,我們就有了目標,圍繞著這樣的目標做加法才是正向、有意義的教育實踐。

                加點計劃。作為管理者,要攜手教師一起制訂計劃,教育有發展的規劃、活動有清晰的實施計劃,因為計劃能讓工作有備而來,更能讓流水的時間因計劃而自然充實、拓寬。

                加點時間。留點時間給教師個人,讓教師有時間停下來靜靜思考和回味自己的工作,隨時記錄活動中的靈感,寫下和孩子之間的故事。有了這些時間,教師才會有不一樣的發現,才會在時間中學會沉淀,才能實現厚積薄發。

                加點智慧。記得我園一位優秀教師在工作總結時說:“我在用頭腦帶班、用情商帶孩子。”這句話給我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,幼兒教育需要智慧,這種智慧是智商與情商的融合,是用心與細心的合體,管理中加一些智慧,這種智慧便會像多米諾骨牌一樣逐個傳遞,園長傳遞給教師、教師傳遞給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  加點個性。每個幼兒園團隊中,都會有不同個性的教師。一次,在學習“四項人格”內容時,授課教師曾幽默地把人分為四類:雷厲風行的老虎、花枝招展的孔雀、精益求精的無尾熊和一團和氣的貓頭鷹,如此有趣的組成才會讓團隊多姿多彩。對于管理者來說,面對教師的個體差異采用個性化的管理,才能讓不同教師做自己、做精彩的自己。教師自我的真正發展是園所發展的不竭動力,我們要讓工作起來細致入微的教師發揮工匠精神,樂研善研教育教學難題;我們要讓創意連連的教師開拓思維,帶領大家看到不一樣的教育實踐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加與減的背后,是管理者教育觀念的投影、教育思維的轉身。加與減的變化,是對教師有效時間的思考,是對教師工作價值的聚焦。如果幼兒園的管理者可從細微的問題中看到教育的本質,那么管理也將變成一種溫情的滋養,潤澤自己、情暖教師,最終滋養兒童。

              精品推薦
              免费看成年人视频在线观看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品爱网